Sin-

Sin-目前秃头中
王最王(吉最吉)、FGO、PM、究极日月

【N主♂】假性的疾病

深夜悄悄诈个尸
很久没更了真的很抱歉!决定这章多发点
没有弃坑 没有弃坑 没有弃坑!
再次感谢所有小天使和太太们!!!
<22>

结束与N的对战后,双方两人心平气和的握手谈和,一起帮助刚才受伤的宝可梦们。就在刚送走最后一只电电虫后,
“透也!”
“贝尔!切莲!紫杉博士!”
“刚才和贝尔调查电气石时遇到了切莲,在往里走就遇到了等离子团。”
“全部被放倒了,还不停地说着什么‘披着孩子外貌的恶魔’,‘对面明明只有一个孩子’。这么想就只有你了吧。真是的…说了几次不要这么乱来。”

原来在他们眼里我是这么恐怖的人吗…?下次试着放点水好了…
“后来切莲说听到了战斗的声音,就赶紧和博士一起赶来了。果然…这次也是…”

突然感到一丝寒冷,微微转头瞟见身后的N在用十分可怕的眼神盯着博士。

“紫杉吗…… 完全不考虑训练师与宝可梦的关系,用人类自作主张的规则随意为宝可梦分类,还以为理解了宝可梦的存在…… 这样的图鉴我无法接受,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这样一来…… 有着错误想法的人…… 会对宝可梦造成伤害…… 我无法对这样愚蠢的世界置之不理!”

“啊啦,看来你的这位朋友不是很喜欢我呢。但是你错了哦。之所以去完成图鉴,是为了更好的了解宝可梦,更好的与它们相处。只有真正了解它们的习性、生活方式才能更好的在不打扰与它们的情况下与它们共同生存不是吗?”

“以相互了解为名,训练家们在互相争斗…… 让宝可梦们受伤害…… 能体会那种痛苦的难道只有我吗? 也罢……透也,让我和你的宝可梦交流下吧。 我从出生开始就和宝可梦一起生活、成长,和它们说话比和人说话更开心,因为宝可梦是绝对不会说谎的。”
N将目光停留在大剑鬼身上时,露出了我们从未见过的温柔的目光。简直…与看待家人一样…
“ 大剑鬼啊…… 告诉我透也是个……它说透也生长在花木镇,和母亲两个人生活。 为了收集宝可梦图鉴在世界各地旅行,增长见闻…… 而且这个大剑鬼似乎对你相当信任……  如果人和宝可梦都像你们两个一样的话,即便被人利用的宝可梦不都被解放出来,人和宝可梦也能够或的光明的未来。 盖奇斯正在通过等离子团寻找两块特别的石头,一块叫做光明石,另一块叫黑暗石…… 传说中的宝可梦舍弃了自己的肉体沉睡在石头中,等待英雄的诞生…… 我要让传说中的神龙宝可梦从石头中苏醒,成为我的伙伴,并让全世界承认我就是英雄,臣服于我…… ……我的梦想并不是战争,而是要改变世界! 用武力征服世界想必会有人出来反对吧? 而那时受伤的却是那些被训练家利用的无辜宝可梦们! 没错……宝可梦不是人类的玩偶,并不是不重要的存在! 但是结果……却会把像你们这样相互理解的宝可梦和训练家拆散…… 虽然心痛,但是没有办法。 ”

N转过身,带着剩下的等离子团团员离开电气石洞穴。
离开前,回首望着震惊在原地的少年的眼睛。仿佛在传递着什么。

「如果能阻止我的话,就放马来吧!」

信息量太大了…不论是等离子团的目的,亦或是N的决心,或是残酷的真实…N到底背负了多少的痛苦…我有能…为他做些什么呢…

……

“切。这家伙,每次出现都没有什么好事。”

“好了好了大家,整理一下心情继续冒险吧。你们还有事情要做不是吗?”

“对!博士我还没有完成您的委托!”

“我也要收集电气石洞穴的宝可梦。透也,你的话肯定是那个啊。”

吹寄市道馆

“快去吧!我们会为你加油的。道馆挑战也好,面对等离子团也好。”

望着离开电气石洞穴的少年的背影,带眼镜的少年默默低言自语。

“成为英雄也好…”

[吹寄市]

吹寄市的冷风忽悠悠的吹,带着些许雨滴稳准狠的命中在透也的脸上。要不是戴着帽子就真算在大自然母亲的怀抱下洗澡了。

进入电气石洞穴前还是大晴天怎么出来就是暴雨天啊???老天是鲶鱼王跳悬崖,把自己当成洛基亚吗???

面对释放死亡气场双手抱紧自己想静静不想说话的透也,大剑鬼果断退后三米打了个寒碜。

“哦!你就是那个花木镇来的训练师吗!经常听紫杉博士提起你。”一位基本全副武装飞行员招招手向这里走来,飘逸的秀发在风中凌乱。“我是吹寄市的道馆馆主风露。吹寄市的天气很多变吧,习惯了就好了。道馆的话左边直走就到了,右边坐落着天堂之塔。是宝可梦们安眠的地方。我还有些事先走了,祝你旅途愉快。”只剩透也一人在风中凌乱。
吹寄市的居民都不怕雨的吗?
哦她的衣服好像防水。
我的衣服好像不放水。
但是雨还是要下的,路还是要走的。
先去道馆看看吧。
天气不太友好,道馆一定会很友好的!至少应该不会有黏糊糊的蜂蜜墙。

进道馆后透也真的很想给自己狠狠的一耳光。
透也啊透也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立死亡flag。
看,出事了吧。
询问完道馆的引导员之后得知挑战者要坐上人肉大炮到达挑战台。

他像一道光一样迅速离开了道馆并把自动门硬生生关成了推拉门。——某剑鬼

前往天堂之塔的道路上长满了长长的杂草,为了方便行人通过并不打扰栖息在这里的宝可梦,当地人特地在其上空建了独木桥。

训练家提示:为了您的安全,请不要在雨雪天气登上独木桥。
PS.暴雨天气草丛中的宝可梦们会释放电气,请训练家们沿路面绕行。

哦吼,雨中凌乱绕行,讲究。

当天晚上吹寄市就多了一个都市传说——独木桥上的雨鬼冤魂。

天堂之塔,宝可梦们安眠的地方,也是幽灵宝可梦的主要栖息。烛光灵们紫蓝色的烛光照耀下,石碑安静和善的反照着灰蓝色,印托着庄重严肃的气氛;墓碑上的花圈,来访的人们,为宝可梦祈福的通灵师们,透过窗框吹入的云层…一座一座耸立平台守护与此的墓碑,一个一个安抚灵魂净化生灵的媒人,一步一步沿着台阶慢慢上升的高度,收起了平时欢笑的颜面与搭档,安定着平日兴奋不已内心,一人脚踏实地地向前迈进。或许是因为环境的改变,也可能是对那些灵魂的敬畏。双双金黄色的眼睛默默注视着透也的身影,在此其中的角落里,闪耀着青蓝色的火光与青眸正在慢慢地靠近…

TBC

峨嵋山的云

【N主♂】假性的疾病

<21>下

*续上文

我们继续刚才的故事,N大人和那位无名训练师的史诗级战斗。其中,如果各位感觉这是三个月前发生的事,我能保证这是你的错觉。实际只过了几分钟而已。我以木酱的棉花担保。(木棉球:wo*怎么掉毛了???)

话是如此,然而这个史诗级的战斗仅仅持续了…一分钟。

秒杀和被秒杀:)

早就觉得N大人不应该随地找宝可梦去充军

看,出事了吧

N大人并没有认真对待的意思,索罗亚克真的只是在一边搓暗影球而已。但是这一行为貌似令那个训练家很不快。

“为什么不用索罗亚克?”

“?”

“明明有这种实力,却不愿意使用。而是像应付一样的对战…是因为不想战斗吗?还是说…难道我不配当你的对手吗?!N!”

“……”

“透也,我并没有这么看待你。换句话说,你是我最好的对手。只是…我不知道。在遇到透也前,我一直认为宝可梦不能够和人类和平相处。人类只是单方面的奴役,而宝可梦则是单纯的信任。人类为了决定强弱,分出胜负,一直让宝可梦去战斗。每次负伤的都是宝可梦,但他们却要受到训练家的批评,、指责,和抛弃…但是…失败的它们有什么错!朋友们只是一直在满足人类的欲望、要求,毫无怨言,却要受到这样的对待…”

N大人…

“但是,遇到透也后,我开始动摇。不论是透也的大剑鬼,还是那位叫切莲和贝尔的训练师,他们的宝可梦都很喜欢他们。不,不仅是这样。很多人的宝可梦都十分享受和人类在一起的生活。被等离子团分开的宝可梦貌似更加痛苦…”

“不否定与自己相反的观点,而是接受他。这样世界就会产生化学反应。这正是……改变世界的公式。”

N大人好像很迷茫的样子…好!一定要让N大人打起精神来!

“N大…!”

“N的想法没有错。或许宝可梦和人类在一起只有痛苦,也或许宝可梦和人类在一起会很幸福。但是…N只要做好N自己就行了。没有必要强行接受什么,N只要顺着自己的想法就好了。这样迷茫的你,根本不像N啊。嘛…虽然我也没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啦我会和大剑鬼一起变得更强。到时候,如果你要做出什么疯狂的行为,我们一定会去阻止你,打败你的!”

啊…啊,被抢先了。等、等等!!!怎么就突然???N大人???卧*???怎么就抱在一起了???什么东西这么刺眼???这不是洞穴吗???嗯???怎么就看不见东西了???

唉,多好的孩子。可惜年纪轻轻就瞎了眼。

保护视力,请用流氓鳄牌墨镜。

今天的合众也是依旧的明亮。

TBC

更新的这么慢真的超级对不住大家(土下坐)但是只要有空还是会写下去的所以不会弃坑的只是龟速更新而已(你闭嘴

梅林池稳了
单抽出奇迹_(:з」∠)_

期末考前的最后一发摸鱼
祝明天考试顺利_(:」∠)_

【N主♂】假性的疾病

<21>上

*人物视角变化

电气石洞穴产生的静电让人浑身不舒服。木棉球不停地抖动着身上的棉花,不满地向我挥舞着两片绿色的叶子。想想要在这个地方呆上一天就很不爽了,而且还没有加班工资…

我是谁?我只是等离子团里的一个成员。被七贤者大人临时调岗位到电气石洞穴这一个阴冷昏暗的小角落说是要驻守边疆(?)…要不是看在可以和N大人一起行动的面上,我才不会在这里无聊的玩石子。

啊!N大人来了!!!他向我走过来了!!!他看过来了!!!哇啊啊啊他对我笑了!!!

“辛苦你了,晴依。难道的休息日还让你来帮忙。”

“没关系,只要能帮到N大人的忙就行了。”

矜持!!!晴依!!!你一定要矜持!!!!!

“那就麻烦你了。也辛苦你了,木棉球。”

N大人蹲下身子抚摩着我身边的木棉球,那家伙一脸享受的样子。

啊…好羡慕啊…我也想被N大人摸头啊!!!!!伟大的创世神啊!下辈子我一定要做一只宝可梦!(痛哭)

“晴依,一会儿这里可能会有一个训练师经过。是一个带着红白帽子的少年。无论如何,一定要尽力把他拦下来。千万不要掉以轻心,那个训练师很厉害。”

“放心吧,N大人。我会完成任务的。”

信心满满地我抱着木棉球哼着歌等着那个训练师,想当年我可是带着木棉球打过道馆的人!我怎么可能输给区区一个训练师~还是个新手~

二十分钟后我发现我错了…

那个新手…不…那个可怕的魔鬼像发疯的肯泰罗一样还跟着一只像保镖一样的大剑鬼打败了一个又一个团员…仅仅用一只…伊布。

这算什么???看上去纯真无害实际上内心却是披了笑脸的恶魔???

等等!前面是…!

抱着重伤的木棉球,用逃离土狼犬追击的速度冲到他前面拦住他的去路。

“停下!我绝对不会让你到达N大人那里!”

少年貌似被我吓到一样,一副慌乱、不知所措的样子。旁边的大剑鬼倒是特别警戒,死死地盯着我。

“emmmmmmmm……”

“……………”

僵持了几分钟…气氛非常尴尬……

[几分钟后]

“抱歉啊,把你的木棉球伤成这样。”

他正在用从背包里拿出来的伤药给木酱治疗。那只大剑鬼像要嫉妒一样时不时地用头蹭蹭他。能这么受宝可梦的喜爱,一定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吧。

“没事的,木酱特别坚强。我们当年也是一起挑战道馆的好搭档呢!”

话说我们就这样在这里席地而谈真的好吗?

“晴依,你有看到那个训…”

N大人来了诶!等等,N大人…

完了!被N大人看见我和那个训练师一副友好的样子交谈那我不就完蛋了吗?!原本还想立功的啊啊啊!!!现在这个样子还立个脑袋!!!不被关进小黑屋就已经很好了!!!完了完了完了…

“N大人,您听我解释…这件事情比较复杂…我绝对没有叛变的趋向!绝对没有!”

“……”

怎么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呢…

好尴尬啊…怎么办啊…晴依…快动动你的脑子想一想啊…

“好久不见啊,N。”

少年站了起来,虽然个子不高但是瞬间释放的气场却把木酱吓的一抖。大剑鬼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嗯,好久不见。”

N大人竟然也跟着认真起来了?!索罗亚克什么时候出来的?!等等!它它它在搓着什么暗影球???

这这这是什么展开???等离子王和无名训练师的史诗之战???那这个电气石洞穴不会塌吗???

看来今天的电气石洞穴也是依旧的和(核)平呢。

TBC

元旦快乐!
原来准备一次码完的结果发现作业还没做完qwq
2018年第一次更新证明一下自己还没坑(被打

今日p图_(:з」∠)_
我永远喜欢V3.jpg

月考大翻车(痛哭
借FGO抽限时解愁
成功出货加歪出一个那那子
人生第一次两个五星连出(非洲企鹅
今天真是一个悲喜交加的一天

单抽出奇迹系列_(:з」∠)_
人生第二个五星!!!

给可爱的Ruler喂了两个杯子_(:з」∠)_